欢迎访问西安股票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 > 新闻正文

蔚来生死 由谁来定?

时间: 2019-03-12 01:30:14 | 来源: 新浪财经-自媒体综合 | 阅读:

蔚来生死,由谁来定? || 深度

来源:无冕财经

作者: 沈浪,编辑:陈涧,设计:甄开心,实习生:阙华媚

蔚来汽车的未来,似乎正蒙上阴影。

3月6日,蔚来汽车(NIO.NY,以下简称蔚来)发布的未经审计财报显示,2018年,该公司营收达到49.5亿元,但净亏损从上一年的50.2亿元,暴增至96.4亿元。

财报同时显示,蔚来取消2017年签订的在上海嘉定独立建厂的计划,这意味着其将继续代工模式。

财报发布后,蔚来股价大跌逾21%,在此后几天持续下滑,短短三天下跌超过30%。而除了财报冲击外,其股价还受到投资者抛售压力。根据国开行子公司国开国际投资公司公告,计划出售所持467.04万股蔚来股票,将于3月11日蔚来禁售期结束后适时进行。

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的“一哥”,李斌和蔚来的“勃勃野心”,会不会遭遇打击?

衔着金汤匙出生

人们常常用“衔着金汤匙出生”来形容那些上帝的宠儿,蔚来就是这样的幸运儿。

2014年11月,蔚来问世时,曾创立过南极科技、当当网、易车网、易鑫集团、摩拜单车,并将两家独角兽成功推上资本市场的李斌亲自挂帅,蔚来背后集结马化腾、刘强东、雷军等一众大佬,并获高瓴资本、淡马锡、百度资本、红杉等数十家知名机构投资的加持。

外界盛传,在一次饭局上,李斌用15分钟简介了蔚来理念,刘强东当场就说了“yes”。

2015年6月,蔚来1亿美元的融资到位,在随后不到两年半时间里,陆续进行了5轮融资,总融资额高达145亿元,仅D轮融资就收获10亿美元。

▲蔚来汽车融资历程。

去年9月12日,蔚来成功挂牌纽交所,发行价为6.26美元,当日盘中最高价达到6.93美元,涨幅达10.7%,融资10亿美元,市值达70亿美元。此时距蔚来成立不到四年,李斌的偶像特斯拉用了七年时间才登上资本市场。

不过,与在资本圈的长袖善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蔚来的实际运营就要逊色多了。

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人们都只能从传闻、新闻报道中了解蔚来的动态,诸如蔚来参加赛事、获得大奖等。外界第一次亲眼目睹蔚来的首款量产车ES8,还是在2017年4月的上海国际车展上,当时,李斌携11款新车登场,并信誓旦旦宣告一年后正式交付第一批蔚来ES8。

计划没有变化快。原定于2018年4月第一批交付的蔚来ES8,经历多次跳票,直到5月31日才内部交付了10台车。在随后的两个月里仍然进展缓慢,分别交付了100辆、381辆,直到8月,ES8才首次突破1000辆。

▲蔚来汽车ES8交付情况。

财报显示,蔚来2018年共交付了11348辆,其中,四季度占了七成以上。今年1-2月,ES8交付量出现断崖式下跌,分别为1805辆、811辆。由于销售乏力,难以产生规模效应,蔚来摊在每一辆车身上的销售和管理费用超过40万元,这对任何一家汽车制造商来说,都是沉重的负担。

新旧势力围追堵截

过去一年,蔚来只有一款汽车在售,而强劲的竞争对手却在加紧急行军。

2018年7月,特斯拉(上海)有限公司和特斯拉(上海)电动汽车研发创新中心同时揭牌,这个美国本土之外的首个超级工厂将主要生产标准续航版Model 3和跨界车Model Y,今年1月动工,计划年底前投产,明年实现量产后可年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。

为了抢占中国市场,马斯克已经到了不惜血本的地步。

据不完全统计,2018年5月至今,特斯拉已在华进行了大大小小四次降价,最近一次调价在3月1日,全系车型下调1.13万-34.11万元不等,最便宜的Model 3后驱版本仅为40.7万元,低于蔚来ES8平均42万元的售价。

目前,特斯拉完全以进口方式销售Model 3中高配车型,受关税等因素影响,国内用户负担的价格远高于美国,上海工厂运行后有望缩小双方差距,车和家创始人李想认为,“按照目前的汇率,国产Model 3铁定直接卖到25-27万起”,这势必对本土电动汽车品牌造成重大冲击。

▲李想在微博表达对国产能源车乱象不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与蔚来们卖一台亏一台的悲催命运相比,特斯拉已经看到了盈利的希望。

去年下半年,该公司首次实现连续两个季度盈利,这意味着马斯克拥有更大的价格主动权,可以在不伤及自己的前提下,动用价格战等多种手段拖垮竞争对手。极具讽刺意味的是,李斌对于特斯拉降价事件抛出的“品牌、消费者忠诚度伤害说”,在网上引发一片嘘声。

不仅如此,原来对电动汽车不屑一顾的传统汽车巨头也,回过神来。

近日,德国汽车工业联合会宣布,未来三年内将投资约600亿欧元用于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,预计到2022年,德国汽车企业面市的电动汽车型号将增长三倍,达到约100个。

美系汽车制造商当然也不会缺席。通用已在全球市场推出了多款电动、混合动力车型,北美销量已超20万辆,在中国市场上,上汽通用计划2020年前推出10款新能源产品,并于2023年将新能源车型总数再翻一番。而福特早就发布了“中国2025计划”,七年间将会在中国市场推出50款全新和改款车型,包括15款纯电动车型。

▲今年上半年在华上市的部分新能源车,资料来自亿欧网。

正在努力变“新”,得益于在汽车制造领域的技术积淀与产品设计能力,传统汽车巨头一旦发力,可以迅速超越造车新势力刚刚建立起的所谓护城河,但造车新势力要想在短期内弥补汽车制造方面的短板,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事实上,对于消费者来说,从来就没有什么新势力、旧势力,人们关注的只是产品、服务对自身需求的满足程度。新晋品牌之所以热衷于标新立异,主要是营销方面的考量,人为在自身贴上新势力的标签,可以在消费者心智中制造区隔,快速打响自己品牌。不过,从长远来看,好产品、好服务才是王道。

类似的景象曾出现在手机市场上,数年前,一大批互联网手机品牌来势汹汹,如今已所剩无几,这一幕未来有可能会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重现。

蔚来的挑战何在?

那些行至末路的创业公司,不全是在竞争中耗尽最后一口气,有些可能是死在自己手上。

蔚来是李斌发起创办的第五家公司,按理说,这位45岁的中年人应该更加驾轻就熟,恰恰相反,蔚来给外界的感觉就像是一个“纨绔子弟”,烧钱比摩拜激进得多,但在用户体验方面又远不及摩拜努力。

▲蔚来汽车CEO李斌。

问世四个月后,蔚来汽车就组队参加了国际汽联电动方程式锦标赛。在拼尽全力后,首次参赛的蔚来便夺得该项赛事第一赛季首个车手总冠军。随后,蔚来又接连参加了两届赛事。

维持一支车队需要大量资金,由于电动方程式锦标赛是一项全新赛事,没有详细数据可查,不过,F1赛事可以提供一定的参考。根据F1管理方提供的信息,2016年,各车队在F1赛事中的预算平均值约为1.6亿英镑。

除了参加电动方程式锦标赛外,李斌还热衷于各种非量产车的研发。2016年11月,蔚来耗巨资在英国伦敦举行盛大发布会,推出售价高达120万美元左右的电动跑车EP9,次年3月,蔚来又展示了一款概念车EVE。

等到国内媒体与用户正式与ES8见面的时候,2017年12月16日,李斌包下8架飞机、60节高铁车厢,花1000万请来格莱美奖最佳摇滚乐队 Imagine Dragons,并在上海设置蔚来专属登机口,10000余人云集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,据说,附近19家五星级酒店当天全部爆满。

仅此一战,李斌便烧掉了8000万元。

ES8进入交付阶段后,蔚来又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开店运动,抢占北上深杭等城市地标性场所,一家店的开店成本,不含人员和运营成本,高达300万元左右。此外,蔚来还率先在德国、英国、北美成立了三家分公司。

这一系列高举高打,确实可以帮助一个新晋品牌迅速树立知名度,但庞大的开支也令初创公司难以承受。汽车产业链很长,除了品牌外,还有大量工作要做。另外,李斌采取的品牌打法,显著提高了外界的期望值,一旦用户实际体验有较大偏差,不满情绪会发生剧烈反弹。

事实上,无节制的烧钱已经初现恶果。

▲蔚来汽车亏损持续扩大。

在此前发布的这份年报上,蔚来展现在投资者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财务黑洞,因亏损面急剧扩大,李斌不得不取消计划中的上海嘉定工厂,其对媒体回应称:“停建嘉定工厂是蔚来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和发展节奏做出的决策。”这造成蔚来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只能依靠备受诟病的江淮汽车代工。

ES8上市后,负面评价不断出现。120km/h等速续航里程仅226km的测试结果,上了汽车圈头条,还不时出现子软件系统故障、安全故障、产品吐槽等,换电模式到底能走多远也备受关注。随着交付量的增加与使用频率的提高,蔚来汽车更多实质性的问题可能也将暴露出来。

外界有理由怀疑,李斌对于赛车、跑车、概念车的狂热,或许分散了研发人员在量产车上的投入,毕竟作为一家初创公司,蔚来的资源是有限的。

蔚来汽车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在业内工作了15年之久,曾任MINI中国品牌管理副总裁、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,他曾评论称,“李斌的想法天马行空,基于过去的经验完全是违反商业规律的。”

但造车不同于李斌过去一直从事的互联网,在收购沃尔沃后的第五年,李书福才终于承认刚刚学会造车。蔚来或许也应该少一些颠覆,多一些务实。

面对蔚来不确定的未来,一些投资者已经选择退场。财报发布至今,蔚来已经连跌三天,从3月5日的10.16美元跌至7.06美元,暴跌了30.5%,市值蒸发31.6亿美元。国家开发银行旗下投资平台国开国际投资,已计划清仓其持有的蔚来汽车股票。

有人说,今年上市的ES6将决定蔚来的生死。或许,一切均已注定,唯一不知道的是,这一天何时到来。

新闻标题: 蔚来生死 由谁来定?
新闻地址: http://www.qvbuy.com/caijing/2204.html
相关分类:
Top